2016年

中国护士网logo

中国护士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护士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护士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护理资讯 > 国内护理 >

无痛分娩已存在100多年,为什么无法在中国普及

日期:2017-09-07 | 来源 :中国护士网 | 作者 :www.angel512.com |点击:

  产房/在/太平间底下。

  这是作家苏童的同学写的一首短诗,这首诗令苏童自愧不如,并迅速放弃了做诗人的梦想,因为它用最简练、精准的表达描述了产房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而这其中的恐怖,大多都来源于一个字——疼。

  这是一种怎样的疼?在医学疼痛指数上,生产痛仅次于烧伤灼痛,排在第二位。关于这种疼痛,曾有一个形象的比喻:一个人类可以承受45del(单位)的痛楚。但是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要承受57del的痛楚,相当于碎了20根骨头。

  其实,真正让产房变成“地狱”的原因或许并不是真正的疼痛,而是对这种疼痛的忽略,甚至将其视为女性必须承受的天经地义。1992年,美国妇产学院分娩疼痛(AGOG)委员会指出:分娩导致许多妇女剧烈的疼痛,这种痛苦往往被人们认为“正常疼痛”。

  “坚强点。”这是小赵在产房里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

  当时,宫缩的疼痛让她对陪产的丈夫说,“你给我一棍子吧,敲死我算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想过死,一点留恋都没有。”听到这句话,丈夫显得非常心疼,握紧她的手,这时,护士进来了,看了她一眼,说:“哪儿有那么疼,别因为人多就矫情。”话音刚落,刚才还一脸感同身受的丈夫瞬间松开了小赵的手,“任由我打滚也不管了。”

  王红的状况和小赵差不多,唯一的差别是,她并没有给丈夫松开手的机会,为了忍耐疼痛,丈夫的胳膊被她完全掐成了青紫色。

  “好像四个壮汉拿着木棍把我痛殴了一顿。”这是璐璐第二次感受到宫缩时的痛感,但这已经到了她能忍耐的极限。

  在自觉已经完全无法忍受时,小赵、王红和璐璐都提出了一个要求——打无痛吧。

  三位产妇口中的“打无痛”即为无痛分娩,医学名称为分娩镇痛。

  无痛分娩的作用原理,简而言之就是通过使用一定剂量的麻醉剂将产妇胸部以下的神经麻醉,从而起到阻断疼痛感受的作用。具体的方式可以被很多体验过的产妇形容为“在背心放个管,打个针”——麻醉师将药物通过一根导管注射到产妇的脊椎、硬膜外腔内然后持续地向管内推入麻醉剂。随着疼痛的升级,可以增加药量的使用。

  北京某三甲医院的一位麻醉师曾在接受采访时称,无痛分娩的麻醉操作在所有麻醉中属于“比较温和的”,它的麻醉部位准确,除了能够缓解腹部会阴区域的宫缩疼痛外,大腿、小腿等其他部位基本不受麻醉作用的影响,打了无痛的产妇可以正常运动。

  麻醉医生正在进行无痛分娩的操作图/ 来源网络

  当然,并不是用了无痛分娩就会完全不疼,据美国医疗机构发布的相关统计,有85%的产妇做完无痛分娩后会基本不痛,12%的产妇会有适当程度的缓解,在麻醉剂推入的过程中,开始有效后来又变成无效的则占6.8%。

  作为缓解产妇生育疼痛的手段,无痛分娩技术已经存在超过100年,目前早已在欧美普及,据相关数据统计,在美国,有85%的产妇会在生产时采用无痛分娩,这个比例在英国为90%。

  三位要求“打无痛”的产妇都是在怀孕的过程中听说“无痛分娩”的,但和这个概念一同到达的还有一种观点——这种方法对胎儿不好,因为担心麻药的注入会影响胎儿的健康。

  事实上,这是一种早已被证明为“谣言”的观点。据北京某三甲医院的一位麻醉师介绍,无痛分娩所需要的麻醉剂量远低于剖腹产的麻醉量,而这些麻醉剂能到达胎盘的药量极少,并且很快会代谢掉,对胎儿的健康及乳汁安全都没有影响。

  “这是一项成熟的技术,长期的实践证明了它的安全性,医疗风险的发生都是概率的事件,就是不采用无痛分娩,分娩过程中也是仍然存在着不少风险,我想不能因为风险而废除一项可以给广大女性带来裨益的好技术。”中国妇产科网的创始人龚晓明说。

  至于是不是所有产妇都可以采用无痛分娩,龚晓明给出的答案是:如果既往腰椎有过手术、外伤的病史,需要对具体情况进行评估才能考虑是否可以施行分娩镇痛。

  在龚晓明看来,无痛分娩对整个生产过程最大的“副作用”是产妇因为对疼痛感觉的降低,宫缩可能会因此减缓,而整个产程则会被延长。因此,采用无痛分娩会对医院的妇产科提出更高的要求,麻醉医生需要随时待命,而由于听不到了因为疼而发出的“鬼哭狼嚎”,助产士需要通过勤查来知晓产妇的生产进程。

  现实中,小赵和王红“打无痛”的要求都被驳回了。原因分别为:麻醉师没空,以及“条件挺好,自己能生”——麻醉师的缺乏,以及产科医生对无痛分娩的“不积极”,这也是无痛分娩在我国迟迟无法得到普及的重要原因。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大医院)在2001年开始开展无痛分娩的临床应用,是国内最早进行无痛分娩的医院,但不久后,该院医务人员就在《中国医药报》上发表文章,感叹无痛分娩在中国的普及之难。

  该院时任妇产科副主任陈倩说,“无痛分娩可以减少产妇的痛苦, 其实质是一种人文关怀,这是医疗护理理念进步的体现。但是,医院要开展无痛分娩服务,仅有技术是不够的,必须有良好的人员组合。因为,生孩子与做手术不一样,做手术可以预约、预定时间,生孩子不能预约不能等,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该生的时候就得生,因此,麻醉科必须24小时有人在妇产科值班。”

  但事实上,这在国内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北大医院的调查显示,55%的医院认为,麻醉师的缺乏是它们开展无痛分娩的最大障碍。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有两个。其一是在我国的临床医疗体系内,长期存在着对麻醉师的忽视。北大医院麻醉科医生曲元介绍说,麻醉科在医院处于辅助地位,“将一位其他科室的医生调入麻醉科,就算是对他的处分。”另一个原因则来自科室配置,在我国的绝大多数公立医院,产科没有麻醉医师编制。而在很多西方国家,产科必须配置麻醉医师。

  而令医生对无痛分娩不够积极的原因则是——不划算。

  “当一项医疗收费价格过低的时候,医生就不愿意去开展。”龚晓明说。“拿北京市的无痛分娩为例,公立医院一个无痛分娩的基本收费为200元,每超过2小时,每小时增加30元,麻醉医生则需要持续地对产妇进行监护,一个产程平均下来10个小时,谁也不愿意这样辛苦‘奉献’,当没有麻醉医生的工作也可以继续自然分娩的时候,麻醉医生自然没有积极性来做这件事情。”

  此外,在不了解无痛分娩时,大量产妇都认为剖腹产是缓解顺产疼痛的最佳方式,而在使用无痛分娩后,产妇对于用剖腹产代替顺产的的需求会明显降低,而在收费方面,剖腹产的费用要远高于顺产。

  因此,龚晓明曾多次呼吁两件事,一是将无痛分娩纳入医保范围,二是提高无痛分娩的收费,“回到一个正常的轨道上来”,但意见刚刚提出就遭到一些网友的攻击,称“医生首先就应该考虑的是救死扶伤,而不是收费多少。”对此,龚晓明只能表示“呵呵”,在他看来,这是一种不顾实际状况而对医生提出的道德绑架。

  微博大V于莺也通过微博表达了自己对于无痛分娩的意见,“光呼吁推广无痛分娩,无异于给现在非常忙碌的产科一线又抽了一鞭子。”通常,各大医院的妇产科都是全院最忙碌的科室,无数产妇抱怨“在产房,连喝一口水都得求护士”的背后是医护人员超负荷的工作状况,如果实施无痛分娩,医生护士的工作量则会在现有基础上再度翻倍,还要随时和麻醉师进行配合,而这也正是于莺口中又抽过来的那一鞭子。

  一本名为《你一定要知道的无痛分娩——发生在你身边的故事》的书中,如此写到无痛分娩在中国的普及状况:“80年代改革开放后,重症监护和分娩镇痛几乎在同一时期重新起步。到了2011年,前者几乎遍及了每家医院,而后者几乎没有。”

  2004年,新华网的一篇报道中的相关数据显示:“尽管相关技术20 年前就已经成熟,但中国年均2000 万名产妇中,迄今累计只有约一万名享受到了无痛分娩,比例不到1%。”

  根据每日人物的调查,目前全国对外公布推行24小时无痛分娩医院仍然不多,且多为各省的省级或省会级妇产医院。而北大医院则曾在调查中表示:“对很多医院而言,会放弃无痛分娩或只对个别关系户提供服务。”

  三位产妇中,只有璐璐“打无痛”的要求得到了满足。

  她在被发现“开两指”后就进行了分娩镇痛。随着麻药的注入,她的脊柱感受到了一股暖流,“很多人说打完无痛就像从地狱到天堂一样。我觉得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确实,无痛分娩真的是项伟大的发明。打完无痛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任何痛感了,下肢麻麻的,还是能自由活动,宫缩时就感觉肚子像被束腹带勒紧一样,但是并不疼。”

  在麻醉剂的作用下,她小睡了一会儿还看了几集电视剧,疼痛再次袭来时,麻醉剂量增加了一些,随后,她便顺利地完成了生产。

  显然,璐璐是幸运的,她并没有经历“在太平间底下”的产房,而这一切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她选择了在一家外资私立医院生产,全程花费五万元。

  “以我在美国40年的从医经验,任何无法提供无痛分娩的产房,在美国甚至都不会允许开设。因为在美国人看来,这是非常的不人性化的事。但这是发达国家的医疗水平,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肯定有很大一段距离。”刘光三说。他是美国妇产科学会院士,目前回国在合资医院和睦家医院担任妇产科主任。

  据刘光三介绍,和睦家医院早在1998年就已经开展无痛分娩,目前,如果在私立医院生产,无痛分娩的单项收费为5000元(仅仅为无痛分娩所需的药费和人工费,不包括其他生产费用)——而这也是目前无痛分娩在我国所处的特殊状况:私立医院广泛开展,且基本可以做到无障碍实施,但收费很贵,公立医院价格便宜,但限于人力、收益等多种因素,迟迟无法在临床广泛应用。

  对于无痛分娩在公立医院的步履维艰,刘光三表示理解,但并不能接受:“实际上,抱怨医疗资源紧缺也好,说医院不挣钱也罢,都不是不推行无痛分娩的理由。”刘光三说,“人类的历史几千年来,没有麻醉也一样生。但是每一个人心理上的承受度是不一样的,医学要以个人来看,有的人你非要她吃这种苦,明明有这种无痛分娩的技术却又不提供,那不是存心折磨人吗?这有违我们医学的初衷。”

  其实,一切并非完全令人绝望,光明似乎在一点点展现——据北京妇产医院麻醉科主任许铭军介绍,2015年,该院可自然分娩的孕妇中,共有4千多例无痛分娩,无痛分娩率近40%。2016年2月,这个数字则进一步提升达到了47.6%。只是,无痛分娩至今仍未被纳入医保范围。

  而在国内医学界,对疼痛的认知和疼痛管理的推广也在逐步加强,2004年10月,中华疼痛学会在第一个中国镇痛周提出的口号是:“免除疼痛,是患者的基本权利。”一年后的第二个镇痛周,同样的口号后面又加了一句话:“也是医生的神圣职责。”

  但是,12年后的2017年8月31日20时左右,陕西绥德的待产孕妇马茸茸因为无法忍受长达11个小时的生产疼痛,且苦求剖腹产无果后,最终选择跳楼身亡。

  事发后,一篇关于无痛分娩的文章后,有网友留言写道:“不是所有的苦难都有意义,也不是所有的苦难都值得歌颂。”

  来源:每日人物

更多精彩:中国护士网(http://www.angel512.com)
中国护士网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焦志敏)
标签:
  • 安琪国际护士学员账号
    安琪网校是怎样炼成的? Long time ago,在安琪建校初期采用传统面对面授课,在各地开...
    安琪国际护士学员账号延长一个月
  • 护士上那么久的夜班,
    护士抱怨夜班辛苦,不明真相的人总以为是护士太矫情。今天,小编要给所有的护士平反! ...
    护士上那么久的夜班,夜班费到底是多少呢?!
  • 河南省,医护工资要同
    近日,河南省人民政府官网公布了《关于推进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实施意见》(下文简...
    河南省,医护工资要同工同酬啦!
  • 十九大代表易连军:停
    导语:说来也奇怪,易连军不看电视,不会打麻将、扑克,甚至没有节假日,却对养老事业...
    十九大代表易连军:停不下来的护理人生
首页 | 资讯 | 出国 | 考试 | 管理 | 论文 | 英语 | 求职 | 改革 | 知识 | 护士节 | 晋升 | 医院 | 管理 | 文学 | 心声 | 视频 | 实习 | 外资医院